理論家專欄|文藝理論|百家分析|每周調查|主編瞭望|著述連載

今年的豆瓣8分劇到底“燃”在哪?

2019/09/30 08:39:51 來源:影藝獨舌   作者:毛毛王
   
一年有一年的風向標。很明顯,前三部古裝劇都不是全民爆款,但如果仔細辨別觀眾的口味,我們會知道,風從哪里來。

1_副本.png


  迄今為止,2019年豆瓣評分破8的劇集共有6部,分別是《陳情令》《長安十二時辰》《大宋少年志》《小歡喜》《宸汐緣》和《致我們暖暖的小時光》,其中前三部都是講“戰斗”的古裝劇。


  雖然豆瓣評分的權威性在逐漸下降,但我們依然需要信任的能力。電視劇的信念感是觀眾給的,這些劇集能激起這么多人擼袖下場打高分,至少能證明找準了觀眾們的口味剛需。


  一年有一年的風向標。很明顯,前三部古裝劇都不是全民爆款,但如果仔細辨別觀眾的口味,我們會知道,風從哪里來。


  年年“燃”相似,歲歲人不同


  相比近年來古裝大女主劇盛行,今年講戰斗的熱劇,女性角色的存在感弱了許多。


  《長安十二時辰》用復刻的盛唐氣象砸暈了觀眾,張小敬一路大快朵頤,美女相隨,全方位展示長安城。觀眾為千年前的唐朝如癡如醉,為懸疑與速度的氣氛激動不已。雖然最終“政治驚悚”的故事沒講好,但它給觀眾留下了很多人物。在由盛轉衰的那個節點上,觀眾為文化自信而燃。


2_副本.png

  
  《陳情令》將觀眾帶回了魏晉南北朝,世家公子修仙成道,越名教而任自然,以神相交,視清者為高品。在此基礎上,魏無羨和藍忘機成為知己,一起追求虛無縹緲的道義故事,引發了女性觀眾強烈的共情。聞笛聲獨惆悵,云深不知處盛放了太多讓人血熱的狂歡。


  《大宋少年志》是不按常理出牌的少年報國故事。第七齋這個朝廷組織,將6個不同出身和各有苦衷的成員綁在一起,最終以元仲辛為核心的第七齋樹立起了“團魂”。層層反轉的人設不斷刷新觀眾的認知,讓人感到驚訝迷思的同時,也自然升騰出一份與眾不同的信念之燃。


  三部劇,一眼望去幾乎全是男性角色,家國、大義、群體構成了男性角色的燃點。

3_副本.png

  
  在這三個虛構的古代故事中,我們能看到年輕觀眾對宏大敘事的渴望,對親密關系的追求,但最明顯的是對群體安全感的向往。


  要知道這三部劇為何能深入人心,首先需要了解觀眾究竟是一群怎樣的“生物”。


  這一代年輕觀眾大部分是獨生子女,匯聚到大城市讀書生活。物理距離影響心靈距離,跟上一代觀眾相比,他們很少會在熟悉的圈子里體會粘稠的人情。他們重視個人世界的完整,同時需要面對孤獨。

4_副本.jpg

  
  《大宋少年志》就刻畫了這種孤獨。“元仲辛,這些年你一直都很寂寞。”這句并不煽情的臺詞相當地戳劇迷。元仲辛的日常言行,宛如一個市井潑皮,但獨立懂事的背后是孤獨。


  《陳情令》中,同樣用了很多筆墨描寫被收養者魏無羨和江厭離、江澄的日常撒嬌,以及對溫情和溫寧的守護。盡管這一代年輕人在網絡世界多留下了特立獨行愛自由的背影,但對群體歸屬感的渴求,卻能從他們偏愛的劇作中解讀出來。畢竟,在原子化社會,集體最能讓一群人理所當然地待在一起,有歡笑,有矛盾,也有了難得的安全感。


  比起談戀愛,觀眾更愿意改造世界


  《陳情令》《長安十二時辰》《大宋少年志》,均不是大女主劇。


  大女主劇中,主角可以通過愛情的力量開掛。劇里總會有一眾男性角色出于愛慕,愿意為孤身一人闖天下的女主鋪路,女主往往不具備直接實現夢想的能力。


  大女主劇的“燃”點,在于用“繞指柔”和“周旋術”讓眾多優秀的男性角色成為其裙下之臣。

5_副本.png

  
  以男性為主角的電視劇,則往往不走“大”路。這三部劇雖然都以男性為主角,但并非大男主,他們都有知己或者組織。因為難,所以更燃,因為有同行者,更突顯信仰,他們可以直接實現個人價值,他們的世界也更宏大。


  或許比起談戀愛,觀眾更愿意改造世界。


  在社會上升期生長起來的這代觀眾,心態普遍輕松自信,對生存問題沒有太多概念。但成長起來之后又發現,好像這個世界已經沒有什么大事交給他們做了。


  或許現代社會已經不存在宏大敘事,或者觀眾覺得它不具有真理性的意義和價值。

6_副本.png

  
  每一種情緒都有它的力量與反作用力。于是,在現實生活中越是缺失的東西,在精神娛樂層面的補償心理就越是強烈。高濃度的情感,更加純粹的理想,揮斥方遒的改天換地,電視劇里這些成分越多,就越能吸引觀眾。


  發生在現代時空的故事與發生在古代時空的故事,都可以和觀眾走得很近。現代劇在背景和題材上有優勢,可以跟觀眾的現實生活更接近;古裝劇則要繞道而行,在價值觀和精神訴求等更深的層面跟觀眾更接近。


  寂寞高手一時俱無蹤,傳統文化中的俠與義,在很多歷史事件中被中斷了,現在觀眾更愿意打破時空,用現代的思維把“俠義”續接起來。


  雖千萬人吾往矣,知其不可為而為之,創世、濟世的敘事雖然流于想象,但情感體驗卻能異常真實。


  亦正亦邪,燃中帶萌的浪子是觀眾心頭愛


  跟傳統意義上的英雄相比,張小敬、魏無羨和元仲辛對建功立業和江山美人沒興趣,而且是浪子人設。


  元仲辛身為元家庶子,只想獨善其身,“世事本就不公,你又待如何。”他早已習慣了這樣的生活,還被王寬吐槽“是這世道的黑暗,造就你不懂禮教的淺薄。”報國非本意,只因對大哥情深義重。

7_副本.png

  
  白中有黑,黑中有白。能讓觀眾服氣的主角,都是雙面人,在他們身上,黑暗與光明共存。一方面,他們有世俗生活手段,會運用暴力,另一方面,他們又有使命感。


  比如《大宋少年志》中的王寬,就從出賣同窗的投機者,變成了耿直刻板的老干部,又變成了有腹黑一面,卻通透無比、行正義之事的君子。


  韋衙內是這部劇的搞笑擔當,一開始你覺得他只是一個人傻錢多的紈绔子弟。后來,卻看到了他平等待人,解民間疾苦,懂人情世故,甚至能朋友兩肋插刀,為心中大義忍痛割愛。


  正所謂,“浪子”有情的反差感最為致命。


  有的劇迷朋友為《大宋少年志》總結了三十多對cp,皆有名有姓。四海之內皆cp。那種傳統意義上用愛情、友情、親情來定義人與人之間的關系,太過局限。


  定性的關系是逼仄的,定性的角色是呆板的。“浪子+cp”的靈動和反叛,恰合人心。

8_副本.jpg

  
  魏無羨,劍名叫隨便,人也隨便,暗自修習鬼道。直到蓮花塢的快樂生活被一把火燒成灰,于是鬼笛陳情登場,“是非在己,毀譽由人,得失不論”成為人生箴言,踏上尋找真相和守護大義之路。


  張小敬更是被無數次叫做登徒子,熱愛長安的吃喝玩樂,對李必的抱負不屑一顧。為解救長安出賣暗樁兄弟,自斷手指。可檀棋的立場從李必轉向了張小敬,她也向往不管不顧的登徒子生活。


  
  三位主角對生活的難處、規則是諳熟的,但他們仍輕松。年輕觀眾更喜歡表面上輕松的英雄,這樣一來便有了很多萌點。就像太正經的主角顯得迂腐一樣,三分邪氣、兩分萌點、五分正義的主角,將個人價值和家國意志結合得剛剛好,觀眾甘愿共沉淪。


  (編輯:夏木)


注:本網發表的所有內容,均為原作者的觀點。凡本網轉載的文章、圖片、音頻、視頻等文件資料,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。

掃描瀏覽
北京文藝網手機版

掃描關注
北京文藝網官方微信

返回首頁
地址∶北京市朝陽區霞光里15號霄云中心B座710 郵編:100028 電話∶010-69387882
河北省保定市復興中路1196號 郵編:071051 電話:0312-3199988
北京文藝網版權所有 Email:[email protected] 京ICP備12048767號 公司營業執照:91110105802944599P
北京文藝網授權法律顧問單位:北京實景律師事務所

安卓北京pk10计划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