圖片庫|攝影賽事|采風天下|快樂聚焦|器材天地|知識園地|訪談|評論|攝影家|藝術人生

身為巴黎漂卻無視埃菲爾鐵塔,怪老頭甘愿做攝影界梵高

2017/02/16 14:06:55 來源:FOTOMEN  作者:MC
   
你們想象過,在雄偉的埃菲爾鐵塔(Eiffel Tower)正式落成之前,舊巴黎是什么樣子嗎?

1.jpg


  你們想象過,在雄偉的埃菲爾鐵塔(Eiffel Tower)正式落成之前,舊巴黎是什么樣子嗎?下面就來欣賞一下那時候的巴黎吧。


  復古照相館前面的櫥窗如此靜好


2.jpg


  還有這幅如詩如畫的壁爐……


3.jpg


  舊巴黎時代的游樂場


4.jpg


  克里希林蔭大道“地獄歌舞表演劇場”(Cabaret de L’Enfer, boulevard de Clichy)——巴黎非常有名的恐怖秀表演劇場,甚至后來還有電影致敬它


5.jpg


  致敬的電影海報


6.jpg


  這些120多年前的舊巴黎的照片,都由一個奇怪的“街頭”攝影師拍攝 —— 明明埃菲爾鐵塔近在咫尺,他卻對它提不起半點興趣,而是畢生都在拍攝舊時代即將消逝的巴黎街道。他是個不折不扣的“巴黎飄”,勇于直面慘淡的人生,敢于一生只拍一座老城,他的攝影技藝精湛至極,他卻謙遜地忘了以“大師”自居。


  友君今天提到的這個人,在當時是個與世無爭的“怪老頭”


  他卻被后世譽為法國現代攝影之父:讓·尤金·奧古斯特·阿杰


7.jpg


  尤金·阿杰的攝影理念在當時非常超前,直接跳過了自己生活的20世紀前半葉,你能在后世諸多現代大師的作品中,看到他的影子。無數大師——本雅明、安塞爾·亞當斯、貝倫尼斯·阿博特都對他贊譽有佳。


  阿杰大數據


  攝影界的梵高


  在藝術道路上,他的經歷和梵高雷同,但又比梵高幸運一些。阿杰生前默默無聞、生活窘迫,臨近去世他的藝術價值才被世人發掘。


  超現實主義攝影大師曼·雷的鄰居


  命運女神仿佛總是和阿杰擦肩而過,他和攝影大師曼·雷(Man Ray)同住一條街20多年,卻直到生命的最后幾年,才被曼·雷發現。


8.jpg
Berenice Abbott,曼·雷拍攝


  不過阿杰真正的伯樂,還當屬曼·雷的學生貝倫尼斯·阿博特(Berenice Abbott),她被阿杰的照片深深吸引,并花費一生的時間,向世界介紹和推廣尤金·阿杰。阿杰有今天的地位,也正是歸功于這位女大師。


  阿杰一生創作了1萬余幅作品


  包括商店櫥窗、建筑物入口、拱廊、街景、公共場所和私人花園,更包括街頭涌動的人群、小商販、妓女、和從事日常勞動的工人。









  大師是如何煉成的?


13.jpg


  “一入攝行深似海”


  阿杰直到40歲他才入了攝影坑,然后就再也沒出過坑。


  他是個地地道道的文藝青年,他夢想是成為一名畫家,但命運卻和他開了一個玩笑,讓他去做了演員,之后,他又經歷了幾年的龍套生涯。但無論如何,阿杰的生活從未離開過藝術。


14.jpg
年輕時的尤金·阿杰


15.jpg
尤金·阿杰的影子自拍像


  他使用的是19世紀50年代作古的技術,與最笨重的木架攝影器材,卻不帶任何矯飾地記錄下事物真切的影像,迸發出真正的現代主義精神。究竟什么是現代主義呢?用阿杰的作品舉個例子,那就是直接和純粹。


  換句話說,就是:“樹就長在那里,所以我就那么拍了……”





  現代主義的要義之一,就是用最直接的方式表現事物最真實的一面。而阿杰正是這么做的。這兩幅照片也許會被有些人認為構圖有問題,但友君告訴各位,后世無數大師都采用過類似的構圖。


  “永遠的繆斯——舊時代的巴黎”


  每一個藝術家背后都會有一個或者一群給他靈感的繆斯,而阿杰的繆斯就是舊巴黎。大家都在拍畫意攝影,鉆進了與繪畫一爭高低的牛角尖時,他卻每天背著作古的大畫幅相機在巴黎街頭流連。













  1892年阿杰開始創業項目“藝術家檔案館”,他并沒有想要發家致富、一舉成名,而是謙卑地把自己拍攝的照片供給畫家作為繪畫參考資料。在這個拍攝過程中,阿杰迷上了巴黎。1898年他正式開始老巴黎的拍攝項目,一拍就拍了30多年。正如他自己所說,他擁有了巴黎的一切。


  “藝術家檔案館”系列作品,突出了阿杰對事物純粹的表現









  “被過度解讀的阿杰”


  作為法國現代攝影之父,他不僅出現在紀實攝影領域,也出現在超現實主義領域。甚至有人說他是一個馬克思主義者,因為他拍攝了很多工人階級的照片。但是阿杰對于自己的定義卻是:一個商業攝影師。


29.jpg


  曼·雷請求把阿杰的照片作為《超現實革命》第一期雜志封面時,阿杰只說了一句:別把我的名字放上去,這只是我拍的一些檔案而已。所以在他看來,攝影是工作也是愛好,只不過是稀松平常的事。


  在阿杰有生之年,沒有出版過一本影集也沒舉辦過一次影展,阿杰對于他的作品沒有留下任何話。阿杰的“不說”使得他的作品有了多種多樣的評價。







  曼.雷在阿杰的照片中看到了超現實主義、“紐約肖像攝影師”貝倫尼斯·阿博特在阿杰的照片中看到了紀實主義。不同的人在阿杰的照片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。但事實上,阿杰拍攝巴黎既是生活所迫,又是興趣所致,拍攝內容既有業務要求又夾雜著個人審美。


  (編輯:安瑩)


注:本網發表的所有內容,均為原作者的觀點。凡本網轉載的文章、圖片、音頻、視頻等文件資料,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。

掃描瀏覽
北京文藝網手機版

掃描關注
北京文藝網官方微信

返回首頁
地址∶北京市朝陽區霞光里15號霄云中心B座710 郵編:100028 電話∶010-69387882
河北省保定市復興中路1196號 郵編:071051 電話:0312-3199988
北京文藝網版權所有 Email:[email protected] 京ICP備12048767號 公司營業執照:91110105802944599P
北京文藝網授權法律顧問單位:北京實景律師事務所

安卓北京pk10计划软件